游泳

雅拉冒险笔记 第八十八章 不该提起的事

2019-12-13 20:30:1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雅拉冒险笔记 第八十八章 不该提起的事

爆炸的轰鸣,在冰原上响起,那是晶石发生爆炸时特殊的声音,爆炸声沉闷但连续不断,让人听着就觉得心里发寒。赫尔只觉得一股巨大的力量从背后袭来,连续不断的轰击在自己的后背上,轰击的力量越来越强,最后居然已经可以突破他**的防御,对他造成了伤害。

很显然,爆炸是潘尼斯自己造成的,由于之前芙蕾雅受伤后又病重,芙蕾雅携带的物品就由大家分摊,潘尼斯分摊到的除了一部分沉重零件之外,还有芙蕾雅携带的贵重物品,也就是为那些机械提供能量的晶石,五千特尔和八千特尔的晶石一共足有二十块,甚至连不稳定的一万特尔的晶石也有两块,加起来总价甚至接近十万金币。而刚刚潘尼斯所做的,和他在安格斯村地精遗迹中做法一样,用极快的速度对每一块晶石进行合成,而且合成故意失败,当然了,他本来就不太懂晶石合成,不故意也肯定会失败,所谓故意只是他自己的想法而已

失败的晶石合成必然会导致晶石爆炸,这是不会改变的规律,因此这些晶石立刻都进入了极为不稳定的临界状态,只需要几秒的时间就会发生剧烈的爆炸。潘尼斯把这些晶石藏在自己的衣服里,利用这几秒的时间,冲到赫尔身边紧紧抱住了他,让爆炸在自己和对方中间产生。按照常理,以半神的护盾强度和三眼族前强者可以媲美半神护盾的**强度,就算曾经出现过的最高容量六万特尔的晶石爆炸也不会造成伤害,最多变得比较狼狈而已。

但是这次爆炸不同,在这次爆炸中,潘尼斯紧贴在赫尔身上,当晶石爆开的瞬间,爆炸的力量向四周扩散,但是由于两人紧密贴合,冲击力无法施放,无论撞击到哪一边都会反弹回来。在不断地反弹中力量变得越来越强。冲击的力量越来越强,最终开始伤害到两个人的身体,但潘尼斯就像疯了一样死死抱住赫尔不放手,哪怕自己的护盾崩坏。半神之躯的腹部被炸烂也不在乎。相应的,赫尔承受的冲击几乎和潘尼斯相同,他能感觉到后背和腰部被越来越强的冲击力疯狂的撕扯,却丝毫没有办法制止潘尼斯的意图。

当冲击力攀升到顶点的时候,即使以潘尼斯经过斗气强化的力量也无法再箍住赫尔的身体了。巨大的力量在两人之间爆开,肆意的释放出来,把两人同时向两侧掀飞,不仅如此,甚至在冰面上形成了一团肉眼可见的冲击波向四周扩散,在冲击波的中心,大片坚固的冰面被撕裂,甚至被直接汽化。这团冲击波看起来像颗蘑菇一样,让远处的冰晶们看的无比惊讶。

当蘑菇型的冲击波消散之后,冰面上已经一片狼藉。半径二十米内的冰面向下被削下了几米的高度。形成一个深深的冰洞,冰洞里还有高温形成的雾气不断向上翻滚。冰洞底部的冰面虽然没有被继续汽化,但是依然布满了龟裂,视觉效果触目惊心泰安皮肤病医院
。至于潘尼斯和赫尔,早就被炸飞出去,一直各自飞出数十米才翻滚着摔在冰面上。

赫尔有些恍惚,恍惚中,他仿佛做了一个梦。在梦里,他似乎回到了自己的少年时期,明媚的阳光。温暖的微风,飘香的花瓣,柔软的草坪,远处传来的。是小麦成熟时散发的芬芳,耳边听到的,是歌颂神灵时奏响的乐章。那是多么美好的时刻啊,亲人,朋友,甚至还有隔壁心爱的女孩。每一个他爱着的人都陪伴在他的身旁。还记得那时候自己心中的憧憬,快快长大,和心爱的女孩走进婚礼的殿堂,从此彼此相依,永远不再分离,让幸福和甜蜜永远伴随着自己无锡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好
,直到时光的尽头。

但是,就在那之后不久,自己接触到了达纳库斯的教会,感悟到了死亡中蕴含的魅力,从此抛下了家人,抛下了泪眼朦胧的女孩,把达纳库斯视为唯一的信仰,成为了死神教会的一名神职者离开了家乡。他并不想永远告别这一切在乎的人和事,他希望在自己理解了教义的深意之后,再次重返家乡,继续之前没有走完的路,实现之前没有实现的愿望。

可惜年轻的他并不知道,即使拥有不老不死的生命,有的时候,有些人,有些事,一旦错过就是永恒。当他在万年之后重返故乡的时候,熟悉的人,熟悉的村庄,熟悉的一切都已经消失了,有人告诉他,就在一千年前,某只巨兽中的霸主途经这里,对村庄发动了袭击,虽然巨兽最终被路过的至强者杀死了,但是村庄已经被彻底摧毁,没有任何人在灾难中幸存,包括他的家人,他的朋友,还有心爱的那个女孩。

从此赫尔带着无尽的绝望和悔恨,重新投入对于教义和信仰的钻研之中,失去了一切,死神达纳库斯成为了他心中唯一的寄托,为了神灵的荣耀,绝望的赫尔情愿付出一切,因为他已经深刻的理解了,死亡,才是生命唯一的归宿,是每一个生命永恒的安息之所。于是,赫尔一步步在教会中越走越高,最终成为了教会中神灵之下地位最高的三位三眼族之一,死亡之神达纳库斯的大祭司。

不过赫尔的运气很差保定哪家医院治疗男科
,命运似乎和他开了个玩笑,他唯一剩下的寄托,又一次被无情地摧毁了,弑神之战,达纳库斯陨落,全体核心信徒亡灵化,随着陨落的神灵一起坠入永远的黑暗之中,直到神灵因为巧合而复苏,他们才重新恢复意识,之后诱导世间残存的信徒,以复杂的仪式诱导空间碎片和雅拉世界相撞,准备借此重回世间,让达纳库斯的荣光再次重现辉煌。这是每一个大祭司的梦想,也是赫尔最后的梦想。

“难道,我也要死了?”赫尔从恍惚中清醒,发现自己正趴在冰面上,虽然没有痛觉,但是他可以感觉到,后背和腰部被爆炸摧毁了大半,力气正在随着时间从自己的体内消散。三位死神的大祭司虽然是半亡灵,但他们并非像亡灵那样,除非灵魂之火被损坏,否则不会真正死亡。他们依然带着生者的一些特点,这些特点平常会给他们带来很大的便利,但是唯一的缺陷,就是受到过于严重的伤势,一样会虚弱,一样会死亡。赫尔知道,自己的伤势很严重,数十万年的生命力,从来没有受到过这样严重的伤势,也许,这一次真的要回应死亡的召唤了吧,可惜治疗牛皮癣医院承德哪家好
,不久之后主神大人重临世间的那一幕,说不定再也没有荣幸亲眼目睹了。

赫尔努力的翻身站起,即使这个简单的动作,做起来也格外吃力。他发现,不仅自己的力量在消散,由神恩临时增强的力量,似乎也已经到了时限,正在离自己越来越远。在他的视线里,一个表情冰冷的沙人正在高速袭来,手中的匕首依然寒气逼人。

之前的爆炸让阿斯克也受到了波及,他没有被直接炸到,但是因为距离过近,冲击波还是影响到了他,虽然对他并没有造成伤害,但是冲击力还是把他震退了数十米的距离。也正因为如此,他才到了现在才赶回,赶回来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对还没有死去的赫尔发动攻击。

“我还没有死呢,而你却只剩下一个人了,现在该死的是你。”赫尔冷哼一声,第三只眼再次睁开,所剩不多的光属性元素又消耗了一部分,强大的光术呈锥形笼罩了阿斯克周围的所有空间,强行把正在靠近的沙人刺客逼退。与此同时,赫尔又一次深深的吸气,想要重新调动达纳库斯遗留的恩赐,再次强化**,只要能毁灭眼前的沙人,自己说不定还可以利用剩下的神恩强行修补残破的身体,说不定还能活下来亲眼见证主神的再临,只要能毁灭他,一切都还有机会。

“只剩他一个人?”一个嘶哑到几乎听不清内容的声音,在赫尔**开始重新强化前从他背后出现,过重的伤势影响了他的感知,让他根本没有发现有人从背后接近。比嘶哑的声音更早到的,是一把锋利的单手剑,单手剑上闪动着微弱到即将熄灭的斗气光芒,但还是顺利突破了赫尔残破的**防线,从后到前贯穿了他的胸膛,单手剑内蕴含的破坏性能量,在毫无抵抗的情况下摧毁着他体内的一切,彻底毁灭了他仅存的希望。

赫尔一脸茫然,低头看了看从胸前凸出的长剑,表情说不出的古怪,像是没有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一样。盯着剑看了几秒,他才抽动了几下嘴角,艰难的向后扭头。一回头,他就看到了同样残破不堪的潘尼斯,正摇摇晃晃的站在他背后,艰难的冷笑着对他说道:“你实在不该提起关于奈莉的事的,我说过,你不会想要面对一个愤怒疯狂的我。”(未完待续。)

ps:感谢书友无穷小量一张月票支持。

ps:其实今天还是没什么时间,但是既然已经答应了今天字数恢复正常,只能熬夜了,现在处于半睡半醒状态泰安皮肤病医院
,所以如果出现错别字的话或者不通顺的句子,提醒我一下好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