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

猪肉价格疯狂背後脆弱嘚防疫系统脆弱市场链

2019-10-08 19:27:4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猪肉价格疯狂背后:脆弱的防疫系统、脆弱市场链

  据了解,2005年猪只价格比较高,导致2006年春季村民都养,政府也出台各种鼓励政策,结果养猪数量爆发式增长  价格下来后,养殖户恐慌,就连小猪崽、种猪、母猪也卖,扰乱了市场。再加上“猪蓝耳病”,导致今年大猪、小猪都没了  由于我国猪只饲养多为散养,因此须通过招标方式,引入保险公司,利用利益机制,由保险公司来核实母猪数量  财政部门再通过国库集中支付方式,将饲养补贴直接发放到饲养户手中。目前已安排了保险政策资金65亿元,其中中央财政约38亿元  北京新发地市场猪肉批发价格昨日再创新高,白条猪(瘦)售价比5月份创下的历史最高价(17元/公斤)还高出了0.5元。  商户表示,上市量减少只是表象,根本原因还是毛猪短缺。目前,毛猪收购价已涨到7元多1斤,且不易收购。  自去年夏初猪价探底,猪农纷纷降低存栏数量;加之饲料价格上涨,养猪成本高企;新疫情蔓延,多种因素导致今年生猪出栏数大幅走低。  而《第一财经》在确保北京市猪肉供应的河北保定、定州等地的调查发现,生猪散养是农户抗风险能力差,疫情蔓延速度快的根本原因。

  力控疫病蔓延  由生猪散养是我国猪农饲养的主要方式,因此要在乡间有效控制猪蓝耳病,成为防疫部门的棘手问题,最后直接导致了疫情蔓延。  对河北省定州市翟城村村民来说,他们有几十年的养猪传统。他们一般将宅基地划出个能存30~50头猪的小型养猪场。半年后,等一槽猪出栏,通过猪经纪人找到猪贩子。  至于价格,翟城村养猪户老米6月中旬向介绍,猪贩子上门收购,价格按行市定。“今年养猪赚得多,比去年翻一番”,原因是“去年疫情重,猪死得多,再加上饲料也贵,养猪的少了。”  “实际上,疫病年年闹,尤其猪这种动物比较爱得病。”老米还是村中兽医,他说。  农业部公开信息表明,去年夏秋我国部分地区发生了原因不明的生猪疫情,主要是高致病性“猪蓝耳病”病毒引起,这也是导致今年猪肉价格上涨的主要因素之一。  其6月4日数据显示,2007年1~5月,我国有22个省份先后发生高致病性“猪蓝耳病”疫情。疫情县次194个、疫点289个,发病猪只4.5万多头,死亡1.8万多头。  疫情严重,也直接影响了生猪出栏量。财政部副部长朱志刚日前在中国介绍,他们对14个生猪主产省份农调户典型调查显示,今年5月份,母猪存栏量下降了约10%。  但生猪疫情目前难以被有效发现并控制的原因是,“兽医不能专职,他们靠本职收入难以养活自己。”老米就介绍说,动物检疫站则设在东亭镇,不在本村,只要检疫没有什么问题,猪肉检疫通过就比较容易。  据了解,整个翟城村5000多人,共有3名兽医,他们没有固定工资,只有镇上承诺每个月的90元补助。  既是养猪户、也是猪经纪人的张建生说,国家打疫苗只是定期打,有时使用针头是共用的。比如去年,老米上外地进的小猪崽,回来也打了“三联单”以预防猪高热病,但最后还是没有挡住猪死的命运。因此,为了避免传染,专业养猪户宁可自己给猪打针。  见到兽医在全村打的疫苗为“猪口蹄疫O型灭活疫苗”,主要预防猪O型口蹄疫,而不是猪蓝耳病。  张建生说:“我从2003年开始养猪,感觉去年最难,不管用什么药,就是不管事。”当时的情形是猪发烧、耳朵发紫,有的身上还结皮,不吃东西。  屠宰户老袁告诉,“猪蓝耳病”是一种新病,底下没有打过这种疫苗。所以关键还是要把防疫搞好,让养殖户没有后顾之忧。  “去年小仔猪也是卖3块多钱(1斤),不赚钱,挫伤了养猪的积极性。”老袁介绍。  据了解,2005年猪只价格比较高,导致2006年春季村民都养,政府也出台各种鼓励政策,结果养猪数量爆发式增长。  价格下来后,养殖户恐慌,就连小猪崽、种猪、母猪也卖,扰乱了市场。再加上“猪蓝耳病”,导致今年大猪、小猪都没了。  农业部兽医局局长贾幼陵认为,猪肉涨价主要是由于去年生猪价格达到低谷、饲料价格大幅上涨、“猪蓝耳病”等三重因素叠加造成。  不过,贾幼陵6月中旬否认了海外媒体所报道的从去年到今年6月,大约有2000万头猪因“猪蓝耳病”致死的传言。“上世纪80年代我国猪只死亡率超过10%,现在为6%~8%,实际上对于猪只疫病影响呈下降趋势。”贾幼陵说。  而如何对“猪蓝耳病”进行监测?贾幼陵说,这的确是个问题。目前我国已从上到下初步建立起一套监测体系,中国动物疫病预防控制中心还和全国2600多个县建立了疫情直报系统。

  活猪市场之乱  虽然预防体系在我国诸多地区已经建立,但是效果并没有预期的理想。是次猪肉短缺就是其失灵的一种表现。  “猪肉短缺的情况,至少一年才可以缓过来。”屠宰户老袁说。  朱志刚日前也公开介绍,从母猪开始饲养到生产出商品猪,大约需要18个月的周期。  相对于疫病对猪肉价格的影响,农业部畜牧业司司长王智才认为,重视生猪生产面临的管理及市场风险可能更为迫切。  “近年来,畜牧业发展经历了市场风险、疫病风险、畜产品质量安全事件等多重压力,致使一些养殖企业和养殖户出现亏损。”王智才6月15日告诉。  贾幼陵表示,高致病性“猪蓝耳病”病毒毒力在增强,致死率提高了;同时散养猪易发病,而我国以散养猪为主。  为此王智才提出,要发展规模养殖,引导散养户向养殖小区集中。不过,河北生猪散养户却告诉,对没有大量资金的养殖户来说,建养殖小区并不现实。  该负责人表示,要想发展生猪数量,国家得下力气,确保猪不发病。  “我干了40年兽医,虽然这片没有发生过猪瘟,但猪容易患的病太多。”上述负责人介绍,“去年这个市场,拉了一车一车的猪,什么样的都有,今年可就没猪了。”  “我们这个动检站也是自收自支,虽说属于公共财政,但没有人给经费。防疫员检疫费60%被县财政拿走了,扣除10%工本费,剩下30%属于自己。”他说。  尽管如此,“病死猪别想进我们的市场。去年有拉死猪的车,我们出动去截,不让他们进场,”动检人员指着不远处一名猪贩子说,“县里查了他卖的死猪,拘留了半个月,刚放出来,还罚款1.2万元。不过,实际上他们挣钱并不多,也就挣个交易费。”  该动检站负责人说,凭他做兽医多年的经验,“自打饲料市场混乱后,猪只发病率就高了,”他举例说,“有两个猪场用的饲料不一样,结果完全不同。一个猪场用的一种饲料,结果150头猪都没剩。”  而“另一养猪场,中间13头母猪,用的与上一个养猪场同一种料,他的这些猪只也死了;其他栏的猪吃另外一种饲料,结果没有问题”。资讯录入:yz88yz88

债券
欧冠
家居图库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