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

星武狂潮 第0213章 生死的分量

2020-01-16 20:38:4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星武狂潮 第0213章 生死的分量

他自然知道,此举会引起飞协内部巨大的不满,然而无所谓,他反而希望这一次是自己错了,不然的话,只能证明,兽王星上的那些妖物,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可怕。

而这一条强制令最让飞协会员感到忌惮之处在于,一旦违反禁令前往兽王星,就要被取消会员资格!

按道理,以飞协宽松的会员管理体系,就算没有会员资格也没什么。

然而,在很多人眼中,飞协会员并不是像学校社团会员那么没有分量的东西,十几数十年下来,已经成为了他们生命中的一部分,突然被剥夺资格,对他们来说,简直就像生命中失去了什么。

更何况,飞协会员本身,其实也是有着隐形的价值。

在社交场合,很多人都因为彼此都是同等级的飞协会员而迅速熟稔起来,如果自己拥有的会员等级更高,也能够享受到更多羡慕和敬佩的目光。

所以,班铭将取消会员资格写入强制令当中,无疑是让很多人在愤怒之余,也是迟疑起来。

毫无疑问,班铭是各大媒体眼中最炙手可热的人物,他的这则强制令一颁布出来,立刻引起了各大媒体的蜂拥关注,随之出现的是各种解读。

其实也没什么好解读的,因为这件事情思来想去,也就只有一个比较合理的解释,那就是,班铭认为兽王星上存在危险,需要后续观察,所以采取了强制性的保守策略,他没办法命令所有人,但却可以限制住相当一部分人。

只是,班铭凭什么认为兽王星上有危险?如果兽王星真的没有人们想象中的那么可怕,他又该负起怎样的?

虽然能够理解班铭颁布强制令的初衷,但许多媒体上仍然出现了批评和质疑的声音,一些娱乐圈和实事评论圈的知名人物纷纷出言指责,言辞激烈,乃至刻意蛊惑大众,如今的飞协已经变质,成为一言堂,不再值得信仰,退出来也无所谓。

这背后,自然是有一些势力在暗自推波助澜。

比如房阀、克罗斯、陈家……等等。

他们正愁班铭的名声太高,气势太旺,却没想到班铭自出昏招,自己做死,他们自己乐得落井下石。

在各种争议声音中,三天过去。

许多势力,本以为会有很多人退出飞协,然而让他们大跌眼镜的是,退出飞协的人确实有,但却远远不如他们想象中的那么多。

他们这才发现,自己低估了飞协在许多人心中的分量,也低估了班铭在许多飞协成员心中的分量。

而且,班铭的这则强制令的巧妙之处在于,他仅仅是将不得前往兽王星的时间限定为半个月。

半个月,说短不短,说长也不长,虽然难以忍受,却并非不能忍受。

所以,绝大多数原本已经因为两大的蛊惑而蠢蠢欲动的飞协成员,在权衡之后,还是决定听从强制令,暂时不前往兽王星。

对此,东西联邦中的许多人都暗暗皱眉,不过,他们也都知道班铭来头甚大,既然木已成舟,再向班铭追究也没什么意义。

而且,在一些高层看来,这则强制令的出现其实也并非坏事。

两大颁布联合措施鼓励民间志愿者前往兽王星的原因,是凶猛异兽。

而通过这段时日对兽王星上各个区域的探索,两大基本已经可以确定,兽王星上的异兽因为未知的原因销声匿迹。

既然最大的忌惮已经消除,而兽王星上各种珍奇资源人人采伐,此时民间前往兽王星的人越少,两大获取的好处无疑就越多!

原本珠联璧合的两大,这时候已经逐渐开始调转矛头,争锋相对,都是意识到,能够在兽王星上获得多少,关系到将来两大联邦谁强谁弱。

所以,和民间志愿者数量锐减不同,东西联邦在持续地向兽王星进行输出军队!

与此同时,各大顶级势力,也是纷纷有些坐镇不住了。

之前前往兽王星的,都只能说是先遣队,如今随着各种奇珍出现,虽然明知仍有些不妥,但各大势力也都开始派出势力内的有身份有修为的真正强者前往兽王星。

这些人中,有不少其实都是飞协成员,然而以他们的出身,对于飞协会员这个头衔已经没有那么重视,挥手就退出了飞协。

班铭只能暗自摇头,想起了那句老话,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时间又在不知不觉中过去了五天。

兽王星上,已经聚集了超过五十万的人类,很多人为了争抢奇珍花草,都已经完全疯狂了。

甚至,开始出现了专门猎杀他人抢夺物资的“猎杀者”,基本上都是遮挡了面容,杀人即走。

这些“猎杀者”,有独行客,也有组织严密的队伍。

一时间,兽王星上人人自危,原本许多人习惯了分散开寻找宝物,现在重新凝聚起来,抱团前进。

与此同时,更多的奇珍被发现了,其中就有一种晶体矿物,得到了两大的高度重视,以高昂价格向民间志愿者进行回收。

因为人们发现,在这种晶体矿物中居然蕴含了大量的天地元气,将矿物握在手中,太元功一运转,矿物内的天地元气就滚滚进入,这种天地元气似乎更加纯净,更加容易被人吸收,使得武者的吐纳效率一下提升数倍!

这种矿物最终被命名为晶矿!

晶矿的发现,被传回太阳系,立刻就引起了整个人类世界的巨大轰动。

很多人都再度按捺不住了,眼睛在发红。

因为一块拇指头大小的晶矿,价值就已经接近百万!

而在兽王星,甚至有人已经得到了拳头大小的晶矿,光这一块矿石,就价值三千多万!

一夜暴富!

紧接着,又有消息传了回来。

这消息,比起晶矿,更具有震撼性和爆炸性,就连许多天境强者也是为之心中动摇。

有人误入一个洞穴,洞穴的墙壁之上,刻有一幅……地图!

而在那地图上,有一个地方,被标记了出来。

地图?难道,兽王星上,竟然会有智慧生物存在?

来不及考究那洞壁上的地图到底是什么年代刻下,进入洞穴的那一批人发生了厮杀。

而最终,那幅地图的大概形貌,被画在了纸上,又莫名地流传了开去。

藏宝图!

很多人看到地图的第一眼,脑中就闪过了这三个字,旋即不管真假,纷纷朝地图上所标注的地点涌了过去。

就算没有宝藏,如果能够找到兽王星曾经存在过的智慧文明的遗迹,也可能获得价值连城之物!

而兽王星出现藏宝图的消息,也是很快传回了太阳系。

这一下,许多人都无法再等后面的五天了,纷纷选择放弃飞协会员的身份,成为志愿者,投身前往兽王星。

短短一天之内,选择退出飞行术协会的人,由原来的每天三五百,一下暴增到了两万。

很多人都开心地笑了。

在他们看来,班铭这是在自断前程,让辉煌一时的飞协走向没落。

“真的错了吗?”

班铭也是不禁自我怀疑起来,也许自己真的想多了,兽王星上的确是发生了不为人知的变故。

而那藏宝图……莫非是和封神时代有关?

外界的质疑声音很大,舆论开始朝着不好的方向发展,万长河虽然做了很多事情,却仍然无法扭转这样的趋势。

而班铭也是感觉到了,哪怕是在第一军院之中,一些学生看向他的眼神已经没有最初那么满是敬意,而是带上了丝丝嘲讽。

是人都会犯错,毫无疑问,在很多人眼中,班铭此次犯了一个大错,阻碍了很多人的前途和钱途,无端招人生恨,一切都是自找的。

然而班铭并不后悔,他宁愿自己错了,如果再来一次,他仍然会选择那么做。

正因为问心无愧,他仍然心态平静地过着自己的生活,并没有外界的风言风语而受影响,安安静静地和夕梦研以及杨雅人,参加了学期考核,顺利地拿到了该有的学分。

班铭进入第一军院的第一个学期,就是在这样的非议声音相伴中,落下了帷幕。

第一军院校门口,夕梦研站在一辆磁浮车前,目光看着班铭,清眸中含着念念不舍,心中纵有千言万语,最终也仅仅是一声:“再见。”

只因为,不远处许多闪光灯在闪烁。

很多媒体早就知道班铭今天会出校门,所以早就蹲点守候着,看见正主出现,自然激动不已。

不过因为有飞协安保部门的人在维持秩序,使得没有能够真正靠近。

饶是如此,夕梦研还是不敢当着众多媒体的面跟班铭太过亲密。

因为最近一段时间,各大媒体都在不遗余力地批判班铭,她不想再给班铭坐实一个花花公子的恶名。

“再见。”班铭微笑点头。

“答应我,不要一个人偷偷去兽王星。”夕梦研忍不住传音说道。

班铭一怔,随即再次点头,旋即,他将目光投向了夕梦研身旁的夕平之,目光就变得有些冷淡。

对于夕平之,班铭的印象不好也不坏,他始终记得当初被陷害被关进警察局,夕梦研向夕平之求助,结果夕平之提出了条件,要以五百万的低价买断新根骨检测仪的相关专利。

从那时开始,班铭就已经认清了夕平之此人,利益心太重,可与之交易,不可与之交友,否则说不准哪天就会被卖掉。

哪怕后来夕平之因为某些事情,对他的态度有所转变,这样的先入为主,也从未改变。

因为夕梦研的缘故,班铭也不愿意计较这些,但是要成为朋友,却是不大可能了。

“多的话,我也不想说,梦研本来已经跟你们夕阀没有什么牵连了,然而既然她还选择把你和夕龙涛当成亲人,就请你们不要辜负她对你们的信任,如果有一天让我知道她在夕阀受到了不公正的待遇,我可以向你保证……夕阀必被连根拔除。”

班铭平静的声音,直接在夕平之的脑中响起,使得夕平之当即就忍不住打了个寒颤,看向班铭的目光有了些许戒悸。

虽然,他明知道班铭如今只是地境下品的修为,如今敢说这番话也仅仅是仗着舒清的势,而且就算是舒清,也不敢说能够凭一己之力将一大门阀连根拔起……可是这一刻,看着班铭漆黑如墨的眼睛,夕平之心中陡然有了一种感觉,那就是,班铭或许真的能够说到做到!

也许是因为,班铭曾经以基础九段之身硬接夕龙涛一招而不伤,此人完全不能以常理来揣度?

夕平之的目光微微有些闪躲,没有再敢直视班铭的眼睛,心中突然有了悔意。

这后悔,是针对认识班铭之初。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当初的他,高高在上,根本没有将班铭放在眼里,得知班铭入狱,便落井下石,要以五百万的白菜价来买断延生价值可以超过千亿的专利技术,却哪里想到过,脱困后的班铭会这样一飞冲天,势不可挡?

如今的班铭,便是连夕阀这样的庞然大物,都要慎重对待,不敢等闲视之。

如果,当初能够与之交好,结交友谊,能够给夕阀带来的好处,又何止千亿?

有眼不识金镶玉,当初的他,完全走眼了。

幸好,还有梦研!

有了梦研这根纽带,将来哪怕不能将班铭捆绑在一条战船上,至少也能与之为友,互惠互利。

从当初夕樱的事情,就已经可以看出梦研在班铭心中的地位,所以,其实不用班铭提醒,夕平之也好,夕龙涛也好,都不会再让夕梦研受到任何委屈。

夕梦研走了,不过班铭头痛的部分才刚开始,因为还有一个满脸楚楚可怜的女孩儿看着他。

“你也回去吧,接你的人也等了好一会儿了。”班铭看了不远处一眼,几名脊梁挺直的男子站在一辆磁浮车旁,看着这边。

这几人,都是高手,其中甚至有一名相貌清癯的老者是天境下品高手,见班铭看过来,当即微笑着点了下头。

由此可见杨雅人在总统吕昊阳心中的地位,亲生女儿也不过如此。

“我不要,我还没去过南荣市呢,听说那里有几处名胜,很想去旅游一番。”

班铭闻言更加头疼,反派女二号果然是没有那么容易打发的,脸上露出无奈之色,道:“听话。”

反派女二号杨同学一双大眼睛向左上方一翻,纤细的手指按着下巴,满是疑惑地自言自语似的道:“我和班铭同学是什么关系呢?为什么我要听班铭同学的话呢?好奇怪哦……”

话是这么说,她的唇角分明在笑。

班铭嘴角直抽,很想说大姐你卖萌也看下场合好吧,们可都盯着呢,一个个耳朵竖得直直的,回去以后指不定会怎么写。

杨雅人最终还是没有为难班铭,虽然很是不舍,但还是回去了。

“真亏你能克制得住啊。”精神世界中,鬼叔感叹不已。

神交的那种快乐,比起普通的**快乐更加强烈许多倍,那是精神上的极致享受,一般人尝试一次,就如同沾上毒瘾一般完全不能摆脱了,可班铭偏偏强压下了冲动。

杨雅人则没有那么强的意志,好几次都用期待的眼神看着班铭说想要跟他一起做梦,而听到这话的夕梦研每次都露出疑惑的眼神。

“不惧地狱,不思天堂,我就是我。”班铭看着磁浮车远去,心中平静地道。

话是这么说,他其实也很头痛,因为他感觉到,随着时间的推移,杨雅人看他的眼神越来越炽烈了,让他有心惊肉跳的感觉。

目送了杨雅人,班铭就准备登上飞协给他配备的磁浮专机。

“班会长!能不能告诉大家你和总统的外甥女到底是什么关系?”

“回答下问题好吗!有人说你同时跟好几个女孩玩弄暧昧,是真的吗?”

“目前为止兽王星并未发现任何强大异兽,你颁布的强制令无形中阻碍了很多人获取荣耀和财富,你觉得自己是否该给世人一个合理解释?”

“有人觉得,你该引咎辞职,你对此有什么看法?”

各种尖锐的问题,一股脑地向班铭涌来。

事实上,这样的问题,自班铭出现在第一军院校门口开始就一直反复被提及,只是无论班铭还是两女,都懒得去关注而已。

自从强制令颁布以来,班铭还从未对此事做过正面回应,所以众媒体虽然喋喋不休,用各种尖锐的话语来刺激班铭,但心里其实并没有抱太大希望。

然而这一次,班铭在登上磁浮飞机前,忽然站住了脚步,转身看着众多媒体,道:“关于强制令,我只想说一句话。”

终于开腔了!

所有不约而同闭上了嘴,生怕错漏了一个字。

“命是自己的,兽王星上再多财富,命没了,就什么都没了。”

以平静的语调说完这句,班铭就登上了磁浮飞机。

命没了,就什么都没了。

这样的话语,班铭不是第一个说的,然而此刻从他口中说出来,却让人感觉到了真正的沉重。

那是生死的分量。

很多人都明白,这强制令的颁布,为的不是班铭自己,因为对班铭自己而言,没有任何好处,而是为的世人!

“然而,你终究是错了!”一名颇有名气的,这时候冲着即将起飞的磁浮飞机,大声吼起来。

在场很多人的眼神,也都是微微有了变化。

不错,不管班铭是怎样的初衷,班铭终究是错了!

既然错了,就得承担,就得认错,认罚!

班铭听到了这声嘶吼,脸上并没有情绪上的变化,只是在心里道:“我也希望我错了。”

……

没过多久,班铭就回到了家乡,南荣市的下级城市芒卡市。

原本,班父的公司的根基是在芒卡市的五阳县,可是随着班铭水涨船高,有意无意间,不断有人看中了班父的武道用品贸易公司,以极为优厚的条件,大量资金注入进来。

短短一年不到的时间,班父的公司已经从一个默默无闻的小公司,蜕变成了在芒卡市都举足轻重的公司,哪怕是放眼南荣市,也是小有名气。

很少有人知道,这背后有夕平之这个商业巨子的影子。

自班铭手中买断了根骨检测仪专利之后,夕平之就意识到,班父的这个公司也许有飞黄腾达的一天,目前默默无闻,只是因为班铭没有将手中的东西拿出来,一旦拿出来,班父的这个公司,也许有一天会震惊世人。

正是认准了这一点,夕平之仅仅是持有班父经营的“奇迹贸易”百分之五左右的股份,却完全在以难收成本的方式,不遗余力地帮助公司扩大经营,迅速扩张。

班父也是在商场混了几十年,没见过这么人傻钱多的。

而更让班父意外的是,最近一段时日,更是有各种各样的商界大佬亲自来到芒卡这个小城市,都是商谈注资事宜,开口就是数十上百亿,直接让班父都给呆懵了,有如在梦中的感觉。

要知道,这些大佬名字,可是被财经媒体经常提及,全都是商界巨擘,现在居然以低姿态出现在他面前,完全就是为了送钱。

不过班父也不傻,知道这都是因为班铭在大庭议上一鸣惊人,当上了飞协会长的缘故,所以都是回绝说需要时间考虑,实际是想等到班铭放假回来,再听取他的意见。

班铭回到芒卡市的新家,从班父口中得知了这一切后,仅是淡淡一笑,让班父回绝那些商业巨头,至于早在半年多前就已经注资了的“席平之”席总,木已成舟,而且百分之五的股份也不算多,就无所谓了。

“真的要全部回绝?”班父有些瞪眼,没想到班铭这么轻易就做了决定。

要知道,光是这些商界巨擘口头上承诺的注资加起来,就已经超过五百亿,有了这笔庞大的资金,“奇迹贸易”绝对会在极端的时间内成为东联邦内真正的巨头企业。

“嗯。”班铭略一沉思,说道:“爸,我手里面有些东西,确切地说是一些专利,到时候应该可以转化为产品,相关生产设备的话,我手里面还有几十亿,应该够用了,到时候投放市场,应该会有不错的收益。”

班父班母同时惊呆。

成华区妇幼保健院怎么样
泰宁县医院怎么样
北京癫痫病的医院哪家好
酒泉治疗前列腺炎医院
无锡治癫痫病哪家医院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