搏击

永恒蓬莱 第二十四章 千机毒

2019-12-05 08:03:2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永恒蓬莱 第二十四章 千机毒

这一夜,夕遥感觉非常好,气海中的气仿佛吃春药般龙精虎猛。一举突破第三、第四、第五气孔,来到第六气孔徘徊。若是照着这个进度下去,过不了多久,就可以打通三十六孔洞,拥有蓬莱人的力量。

他想做的第一件事情,便是和虚渊切磋切磋,谁叫他xiǎo看了自己。

打开房门,门口摆着一株草,叶子上满是尖刺,刺尖端颜色艳丽。夕遥四下望了望,见没人,飞快把它抱进来,撕碎后一片一片吃了下去。雪山气海又是一阵翻涌,屋外的气快速往屋子里钻,吹得窗子吱吱作响。

虚渊却感觉很不好,额头上全是冷汗。丹田中出现密密麻麻的黑线,内气一丝都不能调用,被牢牢束缚在丹田里。

房门被推开,对方带着斗笠看不清面容,手里端着夕遥门前一样的草。他轻轻关上门,将花盆放在桌子上,人也坐了下来。

“剑圣,千机毒的滋味怎么样?”

虚渊有仇人,而且还不少,但真不知道哪一个,居然会在流光镇等着他。不该是她啊,照説她应该在天梯上堵截他,难道也会声东击西了。

“我以为你会死在腐尸沼泽,果然还是他最了解你,早就断言腐尸沼泽留不住你,这不,还真等到了你。”

他是谁,男的,女的,这也太难猜了。不过了解他的人倒是没有几个,但究竟是哪一个呢,虚渊皱着眉头也理不清楚。

“真感谢你,本以为我的七叶腐心草没了,谁知道你竟然活得好好的,真是苍天怜见。”

“谁找的你。”

“你自然会见到他。”斗笠人从怀中掏出根绳子,开始绑缚虚渊。

咚咚咚,敲门的声音响起,斗笠人示意他説话。

“谁啊,我这里不要热水,送错了,快走。”他可不想让夕遥和顾xiǎo顾跳进火坑来。

顾xiǎo顾在门外説道,“我不是送热水的,给你送吃的来了,你难道不饿么。”

“送错了,快走。”

顾xiǎo顾突然脸色一变,“哎呀,不好,他肯定在掩饰,夕遥肯定跑了。”

情急之下,瘦弱的身体居然将门给撞开了,望着屋里的两个人。

“叫你走,你还要闯进来,快跑啊。”

顾xiǎo顾突然傻了一样跪下去,把虚渊雷到了,这xiǎo子果然很胆xiǎo。

“师父啊,你可回来了,想死徒儿啦。”

斗笠人将斗笠取下,“好xiǎo子,老夫这样都能被你认出来。”

顾xiǎo顾讨好道,“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师父你的样子刻在我的脑海里,哪里敢片刻忘记。”

虚渊抬头看清楚顾xiǎo顾师父的样子,觉得不可思议,竟然是消失在腐尸沼泽的毒王。

“没想到吧,我也没想到,你居然没死在怪物巢穴里。”毒王亲眼看见虚渊跳入祭坛中,那时候便一直窥视在旁。

“你怎么下的毒,我不该一丝都没有察觉到。”

“要给你这样的人下毒,自然很困难。当我看到你那柄剑的时候,就知道你是剑圣,一路同坐一条船,有太多的机会下毒。千机毒,一种复合毒,若没有千机草的出现,毒一辈子都不会发作。”

毒王下的毒果然防不胜防,“是谁雇佣你来对付我?”

“别慌,我会带你去见他的。”毒王将绳子紧了紧,又对着顾xiǎo顾道,“徒儿,你不好好替我看着药房,跑这里来干什么。他们带你来的吧,你可不敢过那左右交叉浮桥。”

顾xiǎo顾面色变了变,“师父,僵尸王出现了,符纸不管用,是他救了我,你不要害他好不好。”

毒王神色凝重,“那怪物又出现了?徒儿这可不行,他可价值一株七叶腐心草。不过看在你救了我徒弟的份上,我一定替你求情,让你死的时候不受什么痛苦。”

顾xiǎo顾向虚渊投了个我已经尽力的眼神,虚渊diǎn了diǎn头,顾xiǎo顾这个时候能这样説,已经做的很好了。

毒王拉着虚渊往外走,这个时候,夕遥从外面走了进来。看清是毒王,就跟老朋友一样打声招呼,“是你呀,我还以为你死在了腐尸沼泽,居然能在这里见到你。”

他看见虚渊被绑着,好奇地问了问,“你们这是在玩什么。”

虚渊直翻白眼,这都看不清楚,“我被他的毒制住了。”

毒王盯着夕遥,神色凝重,“你没有中毒?”

“我为什么要中毒?”夕遥看见桌子上的千机草,眼冒星星,“有好吃的东西啊。”

毒王脸庞抽搐地看着他三下五除二将千机草吞入腹中,屋子里的气又不够了,风从门外吹进来,把他们的头发卷起。

气突破第六气孔,抵达第七气孔。

夕遥有些意犹未尽,“朋友,真够意思,还有么?”

毒王全身都开始哆嗦,顾xiǎo顾使劲把他往外面推,“师父,他根本不怕你的毒,你快逃吧,徒儿帮你dǐng住。”

虚渊继续壮大声势,“快,别放他走了,我中了毒,快拿解药。”

夕遥总算明白是什么事情,开始勾动雪山气海,形成术法。

顾xiǎo顾把毒王推出门外,回来的时候,夕遥的术法正好成型,一大盆水从天而降,把他淋了个落汤鸡。

“你······”

“xiǎo顾,别理他,过来替我松绑。”关键时刻,还是顾xiǎo顾聪明,灵机一动,忽悠走了毒王。

毒王走在大街上,越想越觉得不对,自己求七叶腐心草,就是为了以毒攻毒,缓解锥心之痛。碰到这么个万毒不侵之体,完全可以把毒素导引给他。给剑圣解了千机毒,这个交易他们肯定不会拒绝。

夕遥很是沮丧,这都通了六孔,落雨之剑居然还是一盆水。

“继续努力,好歹现在也能使用出术法了,有进步。”虚渊出声安慰,想一想,夕遥要是恢复了实力,他们这些人该怎么活。

“还好有我,把师父给骗过去了,你们又欠了我一笔账。”顾xiǎo顾才一丁diǎn自我得意

,就被打入了地狱,毒王踹开房门,冷冷地盯着他,“师父就这么好骗。”

夕遥急忙召唤术法,憋了半天,连水都没唤出来。

毒王冷冷地看着他,“装,继续装。”

夕遥只得颓然地放弃,“还有没有好吃的东西?”

“有,”毒王拿起匕首,在手上割了一条口,放了一大碗,只见那血漆黑如墨。

“喝了它。”夕遥摇了摇头,只是看着,喉咙都有些发呕。

“不喝,我就杀了他。”

没有办法,夕遥只好咬牙将其喝下,片刻之间便已倒在桌子上。

毒王很是落寞,“哎,还是承受不住绝情蛊毒。”

虚渊不知道毒王在玩什么把戏,“他恐怕没有死,只是被血腥气味弄晕了。”

毒王将信将疑地试了试鼻息,果然还有呼吸,没有丝毫中毒迹象。“太好了,居然遇到了一个万毒不侵的奇才,xiǎo顾,他就是你的师弟了。”

“师父,你真要收他做弟子。”

“当然。”

“别后悔,他把你药房里的毒药统统吃光了。”

“吃得好。”有了夕遥过渡毒素,还要毒药干什么,但顾xiǎo顾觉得,师父好像发了失心疯,反常。

“那师父,你还拿他换腐心草不。”

“有了他,还要什么腐心草。”毒王顿觉不妙,“不好,我若不把他带过去,那些人肯定会疑心,届时肯定追来。”

顾xiǎo顾有些心忧,“那你还不快diǎn给他解毒。”虚渊的本事,顾xiǎo顾尤为佩服,能够将僵尸一剑斩灭,很是强大。

毒王尴尬,“没有了千机草,怎么解毒?”

虚渊纳闷,“千机草不是引发千机毒,怎么又变成了解药。”

“正是因为千机草能引出千机毒,才能让毒发作,当然,以特有的方法,也能将其从身体中引出。”

三个人都悲愤地望着人事不省的夕遥,“两株千机草,都被他给吃了。”

“这xiǎo子也真胆xiǎo,毒都不怕,居然怕血。”

毒王不知道,虚渊当然清楚,蓬莱仙人不食人间烟火,就算坠落凡尘,也不能去喝人血啊。

“师父,那我们办?”

“逃,赶快逃走。”

毒王背着夕遥,窜出门去,顾xiǎo顾和虚渊紧跟其后。

客栈前停着一辆马车,车沿上没有车夫,似乎是一辆空车。毒王一头钻进马车里,顾xiǎo顾和虚渊坐在前面,捏住马绳,打马朝着镇外疾驰而去。

“请你来对付我的究竟是谁?”

“不漏月。”

虚渊当然知道不漏月,但他没想到不漏月会来对付他。他想到了很多人,但唯独没有想到不漏月。但事实上,很有可能就是不漏月,这个世界最了解他的便是她。

而那个她,恐怕真的还在天梯上等着他自投罗。哎,不漏月居然能从东碧万水千山来对付自己,那一场不欢而散,自己早就忘却,她为什么还忘不掉。

马车内突然传来一个幽幽的声音,“你就这样走了,难道不想要腐心草,这些年滋味一定不错,越是爱就越是痛,但你却不能不爱,所以就越来越痛。”

毒王突然如同猛兽,眼光十分凶狠,一把拉下车帘。

小孩晚上咳嗽怎么办
小孩有眼屎是怎么回事
血管堵塞心肌缺血能吃通心络吗
什么症状会引起胸闷气短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