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蜂狂都市 第十二章 我们安全了

2020-01-17 03:02:4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蜂狂都市 第十二章 我们安全了

“步先生,你这样实在是太危险了,必须马上回去!”安保人员拉起步凡便往回走,若不是看在机长的面子上,对于步凡这种不安份分子,安保哪会有那么多废话,早就上手段了。

当安保人员拉住步凡还没走两步,突然觉得左臂一麻,手顿时从步凡胳膊上掉了下来,趁这个空当,步凡折身又跑回秦良身边,再次抓住秦良的胳膊,急声说道:

“秦机长,你不是说要报答我的救命之恩吗?迫降的危险性我想你比谁都清楚,说句不好听的话,人都死了你怎么报?作为救命恩人,我现在只求你一件事,再放一次起落架,求求你,我感觉这次一定能放下来,我不想死的这么冤!”

见步凡竟然拿报恩这件事来讲条件,秦良一脸苦笑着说道:“兄弟,这不合规矩,你这是逼着哥哥我犯错误啊!”

“求求你!”步凡死死的抓着秦良的胳膊,由于用力过大,手指指节已变成了青白色。

秦良不为所动,只是用锐利的目光死死盯着步凡,眉头越皱越紧。现在飞机正在俯冲,由于外界压力和惯性的作用,即便是起落架正常也无法放下,所以,要想放起落架就必须爬升到一定高度平飞,但是,飞机的油量快到了极限。

就在这时,步凡接下来的话让秦良的决心有了一丝松动:“我有预感,这次一定能成功,请你相信我的直觉,实话告诉你,我刚才之所以敢站出来救你,就是直觉给了我信心,我的直觉很灵的,求求你,给大家一次活命的机会!”

步凡直视秦良的眼睛,脸上的真诚让秦良丝毫不怀疑他在说谎。

时间一秒秒过去,副驾驶提醒离地三百米,飞机将在半分钟后迫降触地,机头开始缓缓下压,对准堆满泡沫的跑道......要命的是,秦良仍是没有点头。

正当步凡的心即将坠入谷底的时候,秦良的声音天籁般在耳边响起:“我是秦良,油量怎么样?”

“报告机长,燃油剩余百分之四!”

“复飞,重新建立着陆形态,再放一次起落架!”

“机长,这很危险!”副驾驶提出反对意见,透过舷窗,机场上的人和车清晰可见。

“一切后果由我来承担,马上复飞!”秦良吼道。

“是,马上复飞!”与此同时,飞机上的所有人只觉得一震,身子瞬间被压向椅背,由于步凡没有系安全带,一个不稳直接摔倒在了地上。

眨眼间,原来下俯的机头被重新拉了起来。

这一复飞不要紧,不知内情的地面指挥部顿时乱了起来。

“怎么回事,怎么又拉起来了?”

“什么情况,快点呼叫陈涛,问他想干什么?”

“飞机油量已经不多,再不抓紧迫降就危险了!”

......

正在这时,负责联系飞机的调度人员大声汇报:“报告,CA98763次航班准备重新建立着陆形态,再放一次起落架!”

“胡闹,已经试放六次,干嘛还要试?他以为这是在玩游戏吗?”其中一个领导拍着桌子大声吼道。

“油量已经降到红线,发动机随时有可能空中停车,命令陈涛,马上迫降!”

“拿一百多号人命开玩笑,如果迫降成功一定要好好处置他!”

“这样无组织无纪律的飞行员必须要从严从重处理!”

......

“想处置我还是等我活着回去再说吧!”驾驶舱里,副驾驶陈涛脸上堆满苦笑,按下通话键向秦良通报十五秒钟后再次试放起落架。

“黑子,机会只有一次,你可一定要把握住啊!”一向不信佛的步凡罕见的把双掌合了起来。

十五秒钟转瞬即到,“多此一举,秦哥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肯定还是打不开呀!”陈涛叹了口气,苦笑着摁下了控制前起落架的按键。

和前六次一样,按键上依旧红灯闪烁!我就说不行,陈涛摇了摇头,可是当他准备复位起落架按键的时候,却瞥见按键上的红灯突然变成了绿色!这代表前起落架能正常下放。

我靠!陈涛身子一震,脸上的表情顿时精彩了起来,我这不是出幻觉了吧?连忙揉了揉眼睛,再看时依旧是绿灯。

“我草!”激动不已的陈涛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由于没有关通讯设备,他的这句粗话直接传到了秦良手中的通话器上。

“陈涛,什么情况?”

深吸一口气,陈涛强压下心中的澎湃,用颤抖的声音喊道:“报告机长,放下来了,前起落架放下了,我们安全了,我们安全了!”

陈话的话无比清晰的通过通话器在头等舱内回荡!

先是极短时间的寂静,“啊!”整个机舱顿时变成了沸腾的海洋,大家笑着,哭着,挥舞着手臂发泄心中的恐惧,空姐们更是尖叫着紧紧抱在了一起。

不只是机舱,得到消息的机场指挥部欢呼声几乎把房顶给掀翻。

步凡仿佛被抽干了力气般,直接一屁股跌坐在了地上,麻痹的,终于不用死了。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和尚双掌合十呼起了佛号,脸上笑容平和温暖。

荣玉璋仍是一幅波澜不惊的神色,但紧握的拳头却悄然松了开来。

冰山美女手中的笔啪的一声掉在地上,用手紧捂着嘴,身子微微颤抖着,一双美目中有泪光隐现......

握着通话器,秦良刚毅的脸上眼泪纵横,突然,他象是想起了什么,挣扎着从座位上起来,一把拉着步凡的手忙不迭声的感谢,“谢谢,谢谢,谢谢你,是你救了大家的命啊!”

秦良的话提醒了大家,众人这才醒悟,如果不是刚才步凡执意要重新试降起落架,现在大家怕是已经......

“谢谢,谢谢您......”前面紧紧抱着小女孩的年轻妈妈冲步凡流着泪致谢。

“救命之恩,这是真正救命之恩啊!”左前第二排一个满头银发的老者由衷感叹。

“小兄弟,不多说了,这是我的名片,以后有事打个这就行,只要汤某能做到,决不推辞!”步凡旁边一个梳着大背头的中年胖子递过来一张镀金名片,上面‘龙娱影视集团董事长汤建伯’几个鎏金字直晃人眼......

面对头等舱乘客们的道谢声,几近虚脱的步凡连回应的力气都没有了,在安保人员和两个空姐的搀扶下,才勉强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乘客朋友们,请大家系好安全带!我们回家!”广播中,副驾驶郑涛的声音里有着压抑不住的兴奋。

“回家!”

“回家喽!”

机舱里,欢呼声再次响起。

北京市西城区结核病防治所怎么样
富顺县人民医院怎么样
癫痫病能治愈好吗
云南妇科医院哪家好
西安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