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

界皇 第九百五十九章 造势!

2020-01-16 18:09:4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界皇 第九百五十九章 造势!

石锋孤身前去。

原本闹哄哄的现场刷的一下安静下來,很多人面面相觑,甚至有人用力的揉揉眼睛,以为自己看错了,听错了。

“他去送死啊。”

“那可是神武阁研究数百万年都沒能破解的真龙守护,他一个人前去怎么破解。”

“肯定是又发疯了,这时候的石锋又变成真疯子了。”

不光是外人,就是神武阁,清竹轩和唯我神宫的人也有diǎn傻眼。

谁也沒想到石锋竟然説了一句,就自己过去了。

当然了解他的人,知道他肯定不会主动去送死丢人的,一定是有办法,可就算如此,一想到神武阁都失败了,他们也沒法对石锋有多大的信心。

“锋少速速回來。”神武阁主流年大声喝道。

石锋已经到了海域上方,距离那九条水龙卷也就是七八百米的样子,回头一笑,“阁主放心,我自有办法。”

“不可冒险。”流年眉头一皱,“这石锋怎么回事,这般的不知轻重,那可是真龙守护,连我神武阁研究数百万年的手段都无法撼动,分明是人家不单单是我们知道的那般简单,里面肯定还有更深层次连我神武阁都不知道的奥妙,如何能够一个人破解,除非是帝君才有希望,哎呀,这个石锋。”

“阁主,我建议你还是安心看着就是了。”王xiǎo林笑着説道。

“你看好他。”流年脸色有diǎn不好看,若是石锋能够一个人解开,那对神武阁來説,实在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虽然他们渴望解除真龙守护的束缚,能够杀进去。

王xiǎo林摇头,“我不知道,但我能肯定一年,这疯子从來不是真疯,比谁都爱惜自己的性命,你看,光是那五个美女,他会舍得自己去送死,我才不信。”

流年沉吟一会儿,道:“你最好将他换回來,这真龙守护别看我们破解看似简单,实则远不是那般容易的,守护可是有进攻性的。”

王xiǎo林一听,也有diǎn担心了。

可是不等他説话,石锋已经到达一条水龙卷近前。

他早已唤醒九绝帝君。

“xiǎo辈嚣狂,一如我当年。”云啸风的声音再度响起,“念你年轻,给你一次机会,回去吧,也许未來的你能破解真龙守护,现在的你,差的远。”

听他这般説,清竹轩和神武阁的高手立刻高声大喝。

“锋少快回來。”

“我们再想办法,那里危险,不是你能对抗的。”

“速速回來,不要冒险。”

他们都抓住机会,纷纷让石锋回來。

很明显神武阁方面的失败,令人对破解真龙守护不怎么自信了。

石锋知道众人好心,回头向他们一笑,“相信我,我是石锋。”

很平淡的七个字,却是透出无比的自信。

那些个跟随石锋从北斗帝星域杀将出來的人,原本紧张的心,平静的血,骤然暴动起來,曾经的不可思议不就是眼前之人创造的么。

能有什么可以阻止他。

就算是守天赐都罕见的流露出激动期待之色。

很多清竹轩和神武阁,乃至于各方人都莫名的感觉到了那数十万人的气息变化,他们的血液在沸腾,他们的眼中满是热烈,他们的心是那般的坚定,从不动摇,就如同前方的年轻人就是他们的信仰一样。

“锋少必胜。”

不知谁吼了一声。

这群人齐齐呐喊。

无形的大势便成型了,虽然远沒有曾经那般强,但是更加的坚定,他们心目中石锋就是神一般的存在,根本沒有半diǎn怀疑,不似以前人多了,总是不齐心。

月梦蝶,花惋惜,流年,王xiǎo林,云啸风等人都看的目瞪口呆。

这是怎样的信念。

石锋到底给他们灌输了怎样的思想,令他们将其当做神一般对待,这才是真正的万众一心,绝无二心的表现。

“好可怕的石锋。”

“如此大势成型,居然是在准瞬间,仅仅几个字出口而已。”

“石锋如何能够令这些人对他们这般疯狂的,这就是传説中的信仰么,将石锋当做他们信仰的所在。”

“信念坚定不移,石锋枪锋所指,势如破竹,如此齐心,哪怕是面对实力超凡者,都能够以势压人,生死不休。”

“若是这群人杀入唯我神宫,他们带來的威胁比十大半步帝君巅峰还要可怕的多。”

“云啸风肯定不允许石锋活着了。”

围观之人中不乏帝影帝王,更有一定的帝影。

这些人都是曾经的绝代强者。

最是清楚这种疯狂信众的可怕,有些时候,能够令帝君都生出莫名的忌惮。

但是这群人也是最难以塑造的,除却圣君,还真不记得有谁能够让如此多的人为其而彻底的疯狂。

受到这群人气势的影响,清竹轩和神武阁的人也都闭嘴了,静静的看着石锋。

“给你机会,自己不去把握,那就怨不得我了,扼杀你这天才。”云啸风冷漠的声音从唯我神宫内传來。

顷刻间,九条水龙卷内的真龙之影发出阵阵的轰鸣声。

“吼。”“吼。”“吼。”

一声声的龙吟传出。

就见水龙卷内的真龙张牙舞爪的飞舞出來,掀动海水张扬,与它们融合,形成一条条的水龙卷,带着破灭乾坤的力量,从四面八方扑杀向石锋,而且一出手就是围剿,显然是不打算让石锋活着离开。

云啸风杀人之心,在明显不过。

每个人的心都绷紧了。

这可是真龙守护的攻杀威力,还是云啸风这不是帝君,胜似帝君的活死人來操控的,谁能够对抗。

“你无需做任何事情,只需要走过去便可。”九绝帝君的声音响起。

石锋心头一动,知道这是九绝帝君给自己壮大声势的。

如此真龙守护,神武阁无法破解,那就意味着帝君到來,都可能需要费diǎn心才能够破解的,而他却要缓步走去便可,外人则不知道九绝帝君相助,自然是将他推上一个更高的神台,等于是为他造势。

石锋自然同意。

他便沒有任何动作的向前缓步走去。

也不知道九绝帝君如何动手,但是他对九绝帝君完全的信任,这无需理由的信任。

就这般向前走去。

四周足足十条水龙卷咆哮翻飞,向着石锋冲击而來。

石锋面带微笑,一脸淡然的向前走去,好似都未曾看到那水龙卷的威力。

“锋少xiǎo心。”

如此一幕,终究还是令人揪心不已。

一名半步帝君抬手就是一剑想要粉碎一条水龙卷。

这水龙卷乃是九大支柱水龙卷延伸出來的,在他们看來威力应该不会太强才是。

“轰。”

哪知道一剑斩下,那看似普通的水龙卷竟然一个扭动,如同神龙翻身,一下子就将半步帝君全力一剑给崩碎了,它却沒有什么变化,依旧杀奔石锋。

这一下,许多人都紧张了。

就是北倾国,月梦蝶等人都情不自禁的要动用九帝圣钟。

所有人的心都提到嗓子眼。

就见石锋闲庭信步般,悠然向前走去。

他的脚下似乎生出了一股神妙的力量,一下子就将这十条水龙卷给扯动的偏离方向,原本攻击他的,而今则是迅速的汇聚在他的脚下,彼此相融合,形成了一条特殊的水上通道,四周十条真龙之影翻飞,搅动的风云变幻,却不再是攻击,而是化作石锋的护佑力量,也好似他引发的异象一样。

背后十龙闹天。

脚下水道通天。

石锋就这般缓步來到一条接天连地的水龙卷前。

“不可能。”

“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真龙守护的力量不攻击他。”

“老祖,为何会如此。”

唯我神宫内的人都叫嚷起來。

很多人都想不通为何会这般。

云啸风冷哼道:“看看再説。”

他也一时间无法给予合理的解释,但是事实就是攻击对石锋无效,原本担心的清竹轩和神武阁的人顷刻间爆发出欢呼声,尤其是那数十万人近乎疯狂地呐喊,形成无形的大势,压的**大海都要分裂一样,令人透不过气。

神武阁主流年面露错愕之色,喃喃无语。

这时候,石锋已经到达那守护唯我神宫的九条水龙卷面前。

此九条水龙卷乃是真龙守护的根本。

它们形成一个巨大的包围圈,将唯我神宫护佑其中,形成的奥妙云雾之气,更是遮挡外人难以看清内里真容。

石锋并未做任何的停留,继续向前。

一步之间,就踏在前面一条接天连地的水龙卷内。

“轰隆。”

震耳欲聋的响动传來。

紧跟着所有人就傻眼了。

石锋一步迈过去,那浩瀚的水龙卷竟然突兀的消失了,凭空消散在天地间。

这时候,就见石锋双手伸展,发丝狂舞,声震云霄,“真龙守护,就此破灭。”

伴随着他一声吼,另外八道护佑唯我神宫的水龙卷应声而灭。

疏忽间,所有的水龙卷消失。

真龙守护就此破灭。

那坐落在真龙神山上面的唯我神宫也首次暴露在人们的视线中。

“这不可能。”

带着疑惑,愤怒,不甘,羞愤的声音从那天际传來,空中翻滚的云雾急速的汇聚成一只庞大的手掌,对着石锋便拍杀下去。

云啸风怒了。

神武阁主流年脚下两条莽龙咆哮而出,粉碎攻击,盘旋在空中,也是发出阵阵的龙吟,不是龙族,却有着龙族的血脉,发出的嘶吼带着diǎn滴的龙威。

石锋狂喝道:“围攻唯我神宫。”

数百万人齐声咆哮,声威震天,气势汹汹杀奔唯我神宫。

尚未到达,暴虐的圣威从那唯我神宫中传递出來,迅速的扩散,威压之力从千米扩散到千里,最后充斥整个海荒大世界,压迫的帝影帝王都要跪伏下來了。

所有人都知道唯我神宫最大底牌不死圣尸,提前出动了。

重庆五洲妇儿医院怎样
上海远大医院好吗
贵州治癫痫去哪好
深圳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
河南治疗男科医院
分享到: